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17-03-28 11:05:19 来源: 被阅读次数:loading

案例一:

某公司系在A市工商登记的企业法人,在B市设立了分支机构,领取了分支机构营业执照。二OO四年以来,该公司分支机构将总公司提供的桶装产品在B市营业地伪造他人厂名、厂址后对外销售,被B市质监部门处于1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该分支机构后,该分支机构三个月内没有申请行政复议、没有提起行政诉讼,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

行政处罚决定确定的履行期满后的90天,B市质监部门申请法院强制执行37万(1010×3%×90)。该公司知悉后,向上级质监部门申诉,称①分支机构的违法行为其根本不知道,也不知道罚款事宜,从而耽误了法定复议、诉讼期间;②B市质监部门行政处罚主体错误,不应以无法人资格的分支机构为行政处罚主体,而应该以法人总公司为行政处罚对象;③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不应当合并计算每日加罚3%部分的数额,而应该只申请执行处罚决定书确定的数额10万元。据此,要求上级质监部门予以处理。

上级质监部门经审查后认为,B市质监部门认定的案件事实错误,随即要求B市质监部门主动改正,但B市质监部门对案件有不同看法,一直拖延未办。该公司见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四处奔走申诉,在社会上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

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强制执行了37万元。

请分析回答以下问题:

1、法人分支机构能否作为行政处罚对象?

2、行政机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罚款数额应是处罚决定书确定的罚款数额,还是应该将每日加罚3%的数额一并申请执行?

3、法定复议期间以后,上级质监部门发现下级质监部门具体行政行为确有错误,可否直接撤销或者变更?

答:1、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属于其他组织,依法可以成为行政相对人,可以成为行政处罚的主体。

《行政处罚法》第3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7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除依照行政诉讼法和本解释外,可以参照民事诉讼的有关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0条规定“其他组织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包括:(5)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该司法解释第41条规定“法人非依法设立的分支机构,或者虽依法设立,但没有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以设立该分支机构的法人为当事人。”

根据以上有关规定,我们认为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属于其他组织,依法可以成为行政相对人。法人非依法设立的分支机构,或者虽依法设立,但没有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以设立该分支机构的法人为行政相对人。

2、行政机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应当将处罚决定书确定的罚款数额和加罚3%的数额一并申请执行。

《民事诉讼法》第232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94295条规定了当事人迟延履行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根据行政诉讼可以参考民事诉讼有关规定的精神,我们认为,《行政处罚法》规定的行政处罚相对人逾期不履行的,行政机关可以每日加罚3%数额的规定具有民事诉讼上迟延履行金的性质。既然行政机关已经决定加罚,加罚的罚款数额属于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一部分,行政机关非经法定程序不得擅自减免。如果强制执行的数额等于当事人主动按时履行的数额,无疑会鼓励违法行为人不及时主动履行。因此,行政机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应当将处罚决定书确定的罚款数额和每日加罚3%的数额一并申请执行。

3、法定复议期间以后,上级质监部门发现下级质监部门具体行政行为确有错误的,如果是行政许可行为,上级质监部门可以依据《行政许可法》第69条予以撤销。如果是行政处罚行为,上级质监部门可以依据《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执法监督与行政执法过错责任追究办法》第16条责令纠正或者撤销。

案例十二:

某县质量技术监督局查获外包装上标有“MADE IN JAPAN”字样的某电器厂生产的电器产品。该厂共有生产该产品货值20万元,尚未销售。据查,该批产品系出口商品,厂方提供的某外贸公司出口产品购销合同中约定在该产品的外包装上标注“MADEIN JAPAN”,并约定了产品数量和价格。

县局认定该厂的行为系依靠伪造产地,违反了《产品质量法》第三十条“生产者不得伪造产地”的规定,依据《产品质量法》第五十三条,对该厂作出以下处罚:1、没收违法生产的产品;2、罚款10万元。请分析县质监局的做法是否正确,并说出理由。

答:县局的做法是正确的。

理由如下:(1)产品的产地是指产品的最终制作地、加工地或组装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货物原产地规则》等有关规定,即使通过来料加工组装的出口产品,其产地也应标注为中国。按照《产品质量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产品的产地不是必须标注的产品标识内容。但企业标注产品的产地时,则应当是真实的。如在甲地生产产品,而在产品标识上标注乙地的地名,则构成伪造产品产地的行为。国家局(97)技监法便字第031号行政解释对此已有明确的界定。在本案中,某电器厂在国内生产电器产品,显然产地应当标注中国。该厂将产地标注为“MADEINJAPAN”,已构成伪造产地的违法行为。(2)质量技术监督局对本案有管辖权。《产品质量法》第二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产品生产、销售活动,必须遵守本法”。某电器厂在国内生产电器产品,应当受《产品质量法》调整。(3)当事人委托加工的约定也要符合法律的规定。根据法律条款上下文的对应关系,《产品质量法》第四十条第四款“生产者之间、销售者之间,生产者与销售者之间定立的买卖合同、承揽合同有不同约定的,合同当事人按照合同约定执行”指的只有关当事人关于瑕疵担保责任承担的规定,而不涉及产地的标注;而且即使有合同对产地标注的责任承担有约定,根据《合同法》的规定,也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否则无效。(4)产地并不是产品标识的必须内容,因此,伪造产地并不属于《产品质量法》第二十七条涉及的产品标识问题,不能简单地责令改正。同时,厂名、厂地不同于产品的产地,《产品标识标注规定》第九条第三款(四)“受委托的企业为委托人加工产品,且不负责对外销售的,在该产品上应当标注委托人的名称和地址”并不意味着电器厂可以标注不真实的产地。

 

(责任编辑:)